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行业观察 | 牛蛙养殖向山区突围,向健康养殖转型

2023-05-15 19:56:41 1189

摘要:牛蛙养殖产业的发展经历了一段“闷声发大财“的黄金岁月。至今在行业内仍流传着牛蛙神奇的创富故事,曾创下小宗水产单品亩产10万元的创富记录。正如牛蛙一蛙呼万蛙应的魔幻叫声一样,在牛蛙养殖诱人利润吸引下,越来越多养殖户加入了养殖行列,牛蛙养殖业也...

牛蛙养殖产业的发展经历了一段“闷声发大财“的黄金岁月。至今在行业内仍流传着牛蛙神奇的创富故事,曾创下小宗水产单品亩产10万元的创富记录。

正如牛蛙一蛙呼万蛙应的魔幻叫声一样,在牛蛙养殖诱人利润吸引下,越来越多养殖户加入了养殖行列,牛蛙养殖业也进入了一个无序发展的黄金期。这种无序业态所积累的问题随着时间的发展逐渐暴露了出来,其中尾水污染和药物残留一直是困扰牛蛙养殖业健康发展的两大难题,严重制约着产业规模化发展。

这些问题也成为了近年来多地开展行业整治的主要驱动因素。据了解,近年来,全国部分牛蛙养殖主产区(福建、海南)开展了对牛蛙养殖的整治行动。自2018年以来,我省的汕头、揭阳、潮州、清远等地先后开展牛蛙养殖污染专项整治行动,有关部门雷霆出动关停了大量的养殖场,对牛蛙养殖发出了“禁养令”,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行业的发展信心。但与此同时,也倒逼着牛蛙养殖业寻求新的发展模式,拓展新的发展空间,在环保、水产品质量安全的红线下谋求生存。

突围:向山区转移寻求发展空间

《海洋与渔业》记者调研发现,我省牛蛙养殖正从粤东沿海地区逐步向粤北、粤东等边远山区转移,引起了当地农业农村部门的重视。

近日,记者在清远英德、阳山和肇庆德庆等山区走访了解到,两年来,不少粤东沿海地区的牛蛙养殖场陆续转移到山沟沟谋求发展。据英德水产畜牧局有关负责人介绍,仅仅在英德山区,大大小小的牛蛙养殖场就超过了120家,养殖面积超过了1000亩。

在肇庆市德庆县播植镇,一家刚从汕头地区转移过来的牛蛙养殖场里蛙声一片,近50亩池塘里养满了密密麻麻的牛蛙。据养殖场负责人陈永彬介绍,牛蛙是一个有着不错市场前景的养殖品种,之所以山长水远来到德庆建场养殖,主要是受到汕头当地牛蛙整治行动的影响。自2019年投资建设以来,已经投入了近500万元。去年开始进行第一批养殖,目前已长至半斤六两左右,但由于行情低迷,暂时还不打算上市。清远英德一家名为俊华养殖场也因为市场行情不乐观,至今也没有出蛙的打算。该场负责人陶星君告诉记者,池塘的牛蛙去年到现在已经养了10个月,规格基本上在半斤左右,近10亩的池塘存养着起码有10万斤牛蛙。据了解,受疫情等因素影响,近年来牛蛙市场价格波动较大,2021年的收购价格总体在7-8元/斤(4-8两,下同)之间徘徊,2022年1月份回升到了9元,进入2月份以来,收购价有所回落,在7元之间波动,利润空间日趋逼仄。记者随后走访广州一些菜市场了解到,牛蛙销售价在11元/斤上下浮动。

边远山区良好的生态环境和水资源成为了养殖户首选的转移之地。行业里呈现出了一种并不陌生的牛蛙迁徙路线:从整治地区迁往未整治地区,从沿海传统养殖区迁往边远山区。

为什么说这种迁徙路线并不陌生?我们可以从顺德、台山,甚至是福建等地区鳗鱼等特种水产品种养殖的发展过程中找到相似的路径。

广东的顺德、台山和福建的福清等地是我国鳗鱼养殖主产区,大部分产品出口到日本。近年来,由于日本对鳗鱼品质要求越来越高,对鳗鱼养殖技术和养殖水环境提出了更高要求;同时由于传统养殖区塘租越来越高,进一步提高了鳗鱼的养殖成本。所以,这就倒逼不少原来在珠三角和福建沿海地区养殖的鳗鱼企业把目光投到了山清水秀地租又廉价的边远山区。

▲ 牛蛙高密度养殖

众所周知,牛蛙养殖普遍采用的是高密度养殖模式,药物残留和水质污染一直是行业的痛点。在高利润面前,这种行业的痛点一直被忽视,如今环保关、水产品质量安全关摆在眼前,亩产10万元的牛蛙高密度养殖创富神话顷刻碎了一地。在高密度养殖模式之下,养殖尾水无序排放的问题日益突出。在未经过处理的情况直排放到村庄小溪小河,污染当地水质,不仅影响当地农业灌溉,还影响当地居民的生活。所以,一直以来,牛蛙养殖过程中,伴随着更多的是尾水无序排放引发的环保投诉问题。据《海洋与渔业》记者了解,清远阳山当地有关部门也对牛蛙养殖进行了整治,大部分关于牛蛙养殖的投诉,基本上与养殖尾水排放污染和耕地保护有关。这也是上述地方铁腕整治牛蛙养殖的关键原因所在。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群众对水产品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同时对水产品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近年来,我国全面推进健康绿色养殖模式,绿色环保理念深入民心,水产养殖拉起了环保红线,对养殖水体环境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水产养殖业不仅要算经济账,还要算环保账。目前,不仅仅是牛蛙单一品种养殖,整个水产品养殖行业都进入了绿色健康养殖时代,环保关、质量安全关摆在了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从更加积极的意义上讲,牛蛙等水产品种从传统养殖区向边远山区转移养殖的过程,与其说是在环保等红线下夹缝生存,不如说是这些行业从传统养殖向健康养殖转型的努力探索。

出路:出台行业养殖技术标准和规范,引导行业健康发展

那么,在环保和水产品质量安全红线下,牛蛙养殖该如何突围,谋求新的发展?

有业内专家指出,改变养殖模式,发展绿色健康养殖,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是牛蛙养殖业的发展方向。

广东省农科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国霞十分关注牛蛙养殖,并对稻蛙养殖模式进行了多年的跟踪试验,取得了初步试验成效。她认为,牛蛙养殖要彻底摒弃高密度养殖模式,不能再一味地追求养殖利润的最大化。随着国家对水产养殖环保的要求越来越严格,食品安全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牛蛙养殖要向绿色健康养殖模式转变,比如稻蛙养殖。同时行业管理部门要提高牛蛙养殖准入门槛,需要组织科研院所加强对牛蛙养殖尤其是病害防治的研究,尽快出台尾水处理达标指导意见和健康养殖技术规范,引导行业高效推进养殖尾水处理,推动牛蛙养殖转型升级。

记者走访发现,事实上,与之前只注重养殖利润有所进步的是,在环保红线面前,转移到山区的养殖场开始注重养殖过程中水体污染和尾水处理问题,并在当地农业农村局和农技推广部门的指导下积极改进。

▲ 英德俊华牛蛙养殖场新建污水处理设备

英德俊华牛蛙养殖场建在一个小山村里,虽然养殖规模并不大,但已经建立了一套养殖尾水处理设备对尾水进行初步的处理。记者在现场看到,刚建成的污水处理设备格外醒目,养殖场负责人陶星君告诉记者,“这里近10亩的基地划分为成蛙养殖区和孵化区,使用的是循环水养殖,尾水外排之前都要经过污水处理。但说实话,我们其实也很迷茫,设施是有了,希望有更加专业的操作规程指导。”

前边提到的德庆播植镇牛蛙养殖场已经与华南农业大学海洋学院共建产学研基地,校企双方初步达成了尾水处理合作意向。华南农业大学海洋学院教授赵会宏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证实了这一点。“现在养殖企业逐渐意识到养殖的环保效益,对尾水处理越来越重视,主动邀请学院的技术团队对接服务,他们将在养殖管理、尾水处理和养殖水体检测等方面为企业提供解决方案。”同时赵教授指出,在健康养殖要求下,养殖尾水排放要达到排放的标准。那么排放的标准是什么?目前缺乏指引。行业需要首先建立一个标准引导企业落实,解决企业的燃眉之急。

在清远阳山县,记者走访了当地最大规模的牛蛙工厂化养殖企业——中洋渔业(清远)基地。据基地负责人仲劲松介绍,阳山基地有近1000亩,主要养殖牛蛙和斑点叉尾鮰等水产品种。自2019年当地开展牛蛙养殖整治以来,企业根据养殖过程中出现的污水问题进行整改,投入资金建立和完善了一套三级养殖尾水处理系统,对养殖尾水进行多层净化。

仲劲松介绍,目前全国牛蛙养殖总量达到了100万吨。基地从2020年开始养殖牛蛙,目前已实现了牛蛙工厂化养殖,尾水处理也达到了良好的效果。“基地目前牛蛙养殖水面有140亩,我们养殖的目标是要达到亩产20000斤左右。同时很好地解决了养殖尾水处理的问题,划出60亩水塘统一收集养殖尾水,通过三级过滤、工业分离等环节进行多层净化,治理效果明显。”仲劲松认为,“牛蛙养殖的病害、损耗大包括病死蛙的处理,是目前困扰牛蛙养殖户的主要问题,也是牛蛙为什么走向灰色地带的根本原因。牛蛙养殖业如何从一个资源掠夺型的产业走向资源友好型的产业,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政府、企业共同研究探讨的话题。”

南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张家松是研究水产工厂化养殖方面的专家,他表示,“水体污染和药物残留是牛蛙养殖的痛点,一直困扰行业的发展。行业需要从这两个方面去积极改善,推动牛蛙健康养殖。中洋是目前所看到的在水环境养护尤其是对养殖尾水处理方面做得不错的规模企业,在推进牛蛙健康养殖方面做出了积极的探索。”同时他指出,“牛蛙是一个具有市场潜力的产业,目前我们行业有一个期待,即要尽快制定行业发展的标准包括行业准入制度和养殖标准等,引导产业健康有序发展。”巧合的是,在记者采访期间,这种声音被多次提及,即牛蛙作为外来物种,农业农村有关管理部门应该组织科研院所对牛蛙进行全面的研究,重新定位,建议考虑把牛蛙纳入特种水产养殖品种进行规范管理。

来源:海洋与渔业杂志

记者:曾凡美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