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满大街养殖的鹦鹉能买卖吗?国家林草局发话了

2023-04-03 23:13:35 710

摘要:在有30年费氏牡丹鹦鹉养殖历史的河南商丘,一度濒临绝望的养殖户们终于看到了曙光。色彩缤纷的费氏牡丹鹦鹉列属《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Ⅱ,在我国按照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管理。随着对涉及野生动物交易的监管趋严,屡有外...

在有30年费氏牡丹鹦鹉养殖历史的河南商丘,一度濒临绝望的养殖户们终于看到了曙光。

色彩缤纷的费氏牡丹鹦鹉列属《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Ⅱ,在我国按照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管理。随着对涉及野生动物交易的监管趋严,屡有外省公安以“非法交易野生动物”为由到商丘抓捕养殖户,商丘的鹦鹉产业也陷入停滞(详见《养殖门槛低,售价只有20元:买卖“烂大街”的鹦鹉,为何会有牢狱之灾?》)。

费氏牡丹鹦鹉(受访者供图/图)

2021年4月7日,国家林草局向河南省林业局发函,要求河南省林业局“妥善解决人工繁育鹦鹉有关问题”。

鹦鹉不能买卖、养殖户无证养殖等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简化手续,尽快发证

2021年4月8日晚上10点半,夜深人静的商丘街头,50岁的周青青刚刚下班。“2020年底以来,我们不敢卖鹦鹉,没有收入,也就买不起饲料。”周青青家中有近千对费氏牡丹鹦鹉,每天都要饿死好几只。为了饲料钱和家人生计,她不得不到家附近一个超市打工。2021年初,她曾感觉“快撑不下去了”。

“这(文件)是真的吗?”4月7日,在微信群里看到文件时,周青青询问商丘林业局的一名工作人员。

2020年10月,江苏徐州云龙区公安到商丘抓捕了三名养殖户及鸟商,商丘鹦鹉养殖界人心惶惶,各路消息满天飞,国家林草局的文件让周青青既激动、又不得不谨慎。

由于商丘鹦鹉产业早期“野蛮生长”,养殖户多数未办理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国家林草局函件明确,除桃脸牡丹鹦鹉、虎皮鹦鹉、鸡尾鹦鹉外,其他从境外引进的CITES附录所列鹦鹉的人工繁育活动均需取得人工繁育许可证。

不过,为了尽快解决养殖户的困境,国家林草局请相关审批机关“提高服务意识,主动上门审核”,对符合条件的养殖户简化手续,尽快核发证件;对尚未符合条件的养殖户指导其限期改进提高,达标后发证;对拒绝改进或逾期未改进的,依法清理。

事实上,在国家林草局发函前,河南省已经在加快发证的节奏。

商丘鹦鹉问题受到舆论关注后,商丘林业局曾给养殖户开出两种方案:其一是政府按每只5元的价格收购在养鹦鹉,其二是鼓励养殖户办证。但办证需要一项“引种证明”的手续,证明所养鹦鹉的种源来自合法、持证的养殖户。这让不少养殖户犯了难——养了十几年鹦鹉,哪儿去找那对最早的鹦鹉亲本?

有养殖户后来发现,政府允许找其他已经办下证来的养殖户办理“引种证明”,不一定非得找最初的鹦鹉来源。“各种手续都挺好办的,(手续)提交上去后,一般半个月就能办下来。”据一位养殖户了解,目前商丘市各县区已经有三四十户养殖户办证成功,第二批申请办证人员可能有五十多户。

周青青的养殖条件则离林业局的要求还有一段距离。政府建议她与其他类似情况的养殖户成立合作社,“一起办一个大证”。在此之后,她又借了些钱,从饲料商那儿赊了些鸟粮,终于坚持了下来。“我现在心怀希望。”她说。

不能高兴太早

函件虽明确写道,“对合法人工繁育来源、依法允许出售的鹦鹉,停止执行禁止交易措施”,但一名商丘养殖户认为,这距离期望的、让费氏牡丹鹦鹉像猫狗那样可以自由买卖,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不能高兴得太早”。

养殖户期望,国家林草局函件的出台可以减少外省公安到商丘抓捕养殖户的事件,“抓人是市场恢复信心的最大阻力。能达到这个效果,就是这份文件的最大作用了”。

目睹过多次抓捕事件,养殖户们明白,一宗鹦鹉交易不仅需要卖方是持证的合法养殖户,根据野保法要求,买方也必须持有鹦鹉的人工繁育许可证。这意味着普通的鹦鹉爱好者存在法律风险——办证需要有固定的饲养场地、营业执照、聘请兽医等等要求,普通人几乎没有为玩鸟去办证的可能性。而如果不能卖给爱好者个人,即便允许交易,也毫无意义。

南方周末记者从国家林草局获悉,如果买方不开展经营利用,只为养宠物,不需要证。如果是动物园或者有的机构买来为了展览展示、繁育利用,则需要证。如果爱好者将宠物鹦鹉转手,或把其繁衍出的幼鸟卖掉,也属于经营利用范畴,这种行为无证即属非法。

此外,南方周末记者从国家林草局获悉,河南省放开来源合法、依法允许出售的鹦鹉的交易,不代表其他省份的鹦鹉交易也放开了。“明确是在河南做试点。”目前,跨省的鹦鹉交易不仅需要买卖双方都持有人工繁育许可证,还需要得到省级野生动物主管部门的批复方可放行,将河南的鹦鹉贩卖到其他省市,或仍存在较高的法律风险。

开展鹦鹉标识试点

费氏牡丹鹦鹉最终能否像普通宠物那样放开交易?养殖户将希望聚焦在鹦鹉专用标识试点工作上。

国家林草局函件提出,对我国没有野外自然分布、人工繁育的费氏牡丹鹦鹉、紫腹吸蜜鹦鹉、绿颊锥尾鹦鹉、和尚鹦鹉开展专用标识管理试点。“在养殖户自愿前提下,可对确属人工繁育的、来源合法的上述鹦鹉,加载专用标识,凭标识销售、运输。”对不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管理的鹦鹉是否进行标识管理试点,由河南省自行确定。至于标识所需的技术服务,国家林草局在函件中请河南林业厅与国家林草局野生动植物研究与发展中心联系。

野保法规定,野生动物交易要按照规定取得和使用专用标识,保证可追溯。

根据函件,人工繁育鹦鹉交易存在的一大风险是非法来源或沾染疫病的鹦鹉假借“人工繁育”之名混入合法销售渠道,俗称“洗白”。给人工繁育出的鹦鹉打上专用标识,就像超市蔬菜上的溯源码一样,是目前保证鹦鹉来源合法的最好方式之一。

在养殖户的讨论中,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目前有两种较主流的专项标识:一种是给鹦鹉表皮注射一枚米粒大的芯片,记录鹦鹉的产地、检疫等各种信息;另一种是给鹦鹉戴上附有专用标识的脚环。

函件虽允许河南开展试点,但并未对标识的技术、标准、权威性做出具体规范。有养殖户担心,函件中明确,专用标识由养殖户自愿采纳,可能不具备法律效应。“如果打了标识,证明来源合法,最终个人还是不能自由买卖,那标识的作用就很有限。”一位养殖户说。

南方周末记者 杨凯奇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